主页 > www.467955.com >
一场猜疑引发悲剧 十七岁少年跳车致死谁担责?
发布日期:2019-05-13 16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由于目的地偏远,的哥怀疑自己遇到了“劫匪”,突然掉转车头猛加速。察觉情况不对,两名小伙子以为自己遇上了坏人,情急之下跳车逃跑。

  凌晨时分,两名小伙子打车回住所。由于目的地偏远,的哥怀疑自己遇到了“劫匪”,突然掉转车头猛加速。察觉情况不对,两名小伙子以为自己遇上了坏人,情急之下跳车逃跑。不料,导致其中一名乘客摔伤脑颅死亡。那么,谁该为这起事故承担责任呢?近日,南宁市两级法院审理这起生命权纠纷案件后,判定的哥和受害人各承担五成责任。

  小张是贵州人,事发前和打工的父母一起在江南区某村居住。2016年6月13日凌晨1时10分,小张和朋友小陈从南宁一网吧出来后打的回住所。因位置较偏远,二人便给的哥钟某指路。

  “快到了吗,还要多远?”一路上,钟某发现车子越走越偏远,便开始不安地询问。在行至某郊区村农贸市场时,钟某再次询问,二人称快到了。钟某从后视镜看到二人在“使眼色”,便认为自己遇到了“劫匪”。这时,钟某突然说不想去了,并在没有任何说明的情况下,调转车头猛加速奔逃。小张和小陈感觉情况不对,以为遇到坏人要劫持他们,于是急忙打开车门逃生,不料重重摔在地上。

  感觉安全后,钟某将出租车停至一加油站,并打电话报警称开出租车被人抢劫。民警到达现场后,将小张送至附近医院住院治疗。民警经过调查,确认钟某报案“抢劫”不成立。小张则在住院治疗8天后,因颅脑损伤严重,抢救无效死亡。而钟某和某出租车公司在垫付3000元医药费后,再也不肯负担任何费用。

  17岁的小张突然遭遇意外,其父母很难接受。他们认为,小张从出租车摔出去受伤,完全是的哥钟某造成的,于是将该出租车驾驶员钟某、副驾驶员梁某、车辆所有人某出租车公司、车辆投保的某保险公司一同起诉至法院,要求四方连带赔偿小张人身损害及死亡赔偿金共计人民币363480.21元。

  “他们是自己跳车的,并不是我把他们甩出去的。”法庭上钟某对小张父母的陈述不予认可。他说,自己之所以调头,是因为发现小张和小陈对自己有不正当的举动。在掉头行驶过程中,是小张自己跳车,并非摔下车,他的死亡结果与自己无关,应自行承担其跳车的法律后果。

  某出租车公司说,小张是在没有提前通知驾驶员停车的情况下,自己从车上后排右侧车窗跳车,导致意外事故发生,并非在车内所致。小张主观上有故意或重大过失。且钟某不是该公司职工,他只是承包该公司出租车的梁某所聘用的副班驾驶员。根据该公司与梁某签订的协议,该事故中,如果车辆需要承担赔偿,2019金多宝开奖结果论坛,也是由梁某负责并承担。

  某保险公司则认为,虽然涉案出租车在该公司购买有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,但该保险是某出租车公司所承保,小张及其父母均非合同的相对人,无权请求赔偿。小张自行跳车导致意外事故发生,其应当知道跳车行为的危险性,应为自己的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  江南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从派出所调取的询问笔录显示,案发现场的钟某及小陈均陈述,小张是在钟某突然调转车头行驶过程中,担心钟某欲对二人行不利举动,便从出租车右侧后窗跳车。因此,法院认定小张系自行跳车,并非在行驶过程中从车上摔下。

  小张和小陈搭乘钟某驾驶的出租车后,双方便已形成了客运合同关系。在双方履行合同过程中,钟某因疑心二人欲行抢劫,而不愿意继续搭乘二人至指定地点,但未进行说明,或停车要求二人下车来表示拒绝,而是突然调转车头驾驶,致使二人产生恐慌,并选择跳车方式进行逃生。钟某未能完全履行合同义务,也未能以正确方式终止合同,其驾驶行为存在过错。而小张虽为未成年人,但在钟某多次询问是否已经到达指定地点,并对继续驾驶表示迟疑的情况下,没有进行合理说明。在钟某调转车头行驶时,没有提出要求停车,而是选择从行驶中的车辆窗户跳车逃生,其对自己行为的风险未能进行合理预判,对损害结果的发生亦存在过错。二者的行为共同导致了伤害结果的发生,法院酌定钟某和小张各自承担50%的责任。

  一审法院还认为,的哥虽然不是出租车公司的员工,但的哥与出租车公司之间在组织上、经济上及人格上具有从属性。因此,的哥的驾驶行为应视为在履行出租车公司的职务行为。钟某在驾驶过程中造成他人伤害的,应当由某出租车公司承担侵权责任,出租车承包者梁某无需担责。涉案车辆已购买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,小张跳车行为与钟某的驾驶行为具有因果关系,该伤亡系在乘坐涉案车辆过程中发生,属于保险范畴,应当予以赔付。

  经江南法院厘定,受害人的医疗费、住院伙食补助费、护理费、交通费、死亡赔偿金、丧葬费、精神抚慰金共计309359.1元,出租车公司承担50%即154679.55元,先由保险公司在150000元赔偿限额内进行赔付,不足部分4679.55元,由出租车公司承担。一审判决后,某保险公司和小张父母均不服上诉至南宁市中院。2018年底,南宁市中院二审维持一审判决。目前,该案现已发生法律效力。

 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03 广西法治日报社打击“新闻敲诈”举报电话 投稿邮箱: